玳爾。朱志峰 鬆解疲憊的療癒設計家

文/王姿佩

很多人,生活中總是夢想與現實在拔河,玳爾設計總監朱志峰也是這樣的一個人,感性成分居多的他,在室內設計的生涯中,不可避免的功利、規矩、實際面等,都讓他在設計這條路上有過不少挫折與矛盾。當一個天馬行空、浪漫感性的個體遇上商業化的社會,產生的殘酷、委屈感,有時總無可避免。

現在社會上,多少人或許擁有同樣的感概,現實壓力讓人必須脫離天真浪漫,認清現實後積極拼命,挫折,總是必須承受,這不是什麼值得新鮮的事,但總要讓自我找到一個平衡點。這些自身的療癒需求,或許是讓朱志峰在室內設計上率先把療癒風格帶進來的原因。

不像一般室內設計師一樣經常要晚睡晚起,早上九點的訪談,朱志峰朝氣精神。他總讓自己早點休息,早點開工,不犧牲生活品質。下了班偶爾還能有時間呆在自己熟識的居酒屋裡喝喝小酒,與主人閒話家常,對他來說,這也是一種自我療癒的方式。

受日本文化影響 創造療癒系居家

從小他聽演歌長大,長大後去日本學習室內設計,常能與老一輩暢談日本時代的種種,5年級生的他,承襲舊代日式觀念,又感染新世代的哈日潮,對於日本文化自然有一定程度的喜好與嚮往,深受日本文化薰陶的朱志峰,是率先將「療癒系」帶進室內設計的設計師。療癒系的發源從日本鋼琴音樂開始,抽象的聽覺撫慰人心,另外日本文學作家,抽象式的療癒文字改變心靈層面,日本療癒小物也大為風行。

同樣帶有抽象成份的室內設計,在「家」的想像裡,朱志峰從運用五感療癒(視覺、味覺、嗅覺、聽覺、觸覺),到現在強調「自我療癒」能力,在原有的日式禪風中,在空間裡加深自我體驗及感受的元素。日式格柵、和式門扉及設計玄關空間的堅持,都是他風格裡不可或缺的元素。

卸下裝備 是回家的一種「儀式」行為

在日劇裡常看見,日本人踏進家中玄關,一片和式拉門遮掩住屋內,返家者將鞋子在玄關安置好後,才拉開門向家人宣告「我回來了」,這項「儀式」行為,對朱志峰來說,是具有吸引力及神往的,他認為玄關是轉換心情最重要的空間。

在他的設計案中,幾乎都有玄關空間,即使是套房產品也有。主人翁在還沒正式進入室內前,先坐在玄關板凳上把鞋子脫放好,以日式的拉門或格柵遮掩屋內。正式踏進屋內前卸下自己裝備,彷彿宣告回家的「儀式」,隨著脫掉鞋襪、外套的動作,外頭的煩擾似乎也跟著卸下。朱志峰說,玄關,這個終於要進入自己舒適家裡的過程,室外到屋內的一個小空間,扮演心情轉換極重要的位置,因此他很重視這個位置。

重視色彩感官 線條簡單的療癒風格

某一種色彩、某一種溫度、光線,都能激發自我感性知覺,朱志峰特別著重色彩的搭配,熱愛顏色帶給人心靈的影響。他堅持同一個空間用色不超過三種,更不喜歡直接將色票的顏色直接copy上來,在朱志峰的住宅設計裡,少有華麗燦爛、艷光四射的內容,他所堅持的療癒風格,是一種舒服平和,質樸安定,自然流洩沉澱安靜的感覺。

沒有過度的色彩,沒有華麗的材質,引出素、淨、恬、淡空間感。在他的設計裡,東方對稱、顏色乾淨、素材簡單且環保。朱志峰認為,打造一個舒適的家不需花費大筆金錢,他喜歡樸質的素材勝過華麗的搭配,充分運用材質特性,空間自然賞味十足。

深入溝通 才能創造真正的療癒設計

由於療癒設計上關乎個人心靈層面、美學主觀,喜好往往因人而異,因此在創造風格的過程中,最最需要的就是與業主深厚的溝通。朱志峰說,一開始發揮創意的時候,常常因為溝通的時間太快、太短,沒來得及深入了解業主的生活及個性,有過不愉快的事件。

拿他最重視的顏色來說,他不喜歡將色票規定的顏色,照本宣科的漆上牆壁,因為色票的顏色不見得是最合適、最能表達情緒的顏色,但早期,或許因為業主的不信任感,或是本身溝通不夠扎實,結果造成與業主認知上的差異,誤以會沒照色票的顏色就是做錯了。

這些成熟的過程,讓他知道,真正「療癒」的發揮,設計師本身與業主的關係,必須就像他與居酒屋主人的關係一樣,需要熟識、了解、及默契。多些時間的溝通、深入是必要的,才能創造出滿足業主想像的家。

對朱志峰而言,室內設計是他一輩子的事業,他說,工作可以隨時不做,但事業是一輩子都該堅持的。這種堅持責任感,同樣來自於日式堅持精神,朱志峰說明自己是有「認地盤」習慣的人,他喜歡聽演歌、上居酒屋,便不會勉強自己聽搖滾樂、吃義大利麵,他擅長日式療癒風格,便會依此努力、創新、延伸,不會一下子跳去做不擅長的巴洛克,”做好一種專門就是一種堅持”,也才對得起自己及委託人。

DGde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